公司簡介

   再看國內企業,令人意外的是幾乎無壹有這樣的企業內部培訓機制,只有百度在今年和壹些高校展開合作,用共建實驗室、共享數據等方式推行人工智能教育的企校聯動。而其他企業最多是開放壹些平臺,幾乎沒有公開宣傳過類似忍者計劃等等的內訓機制。

   其實對於互聯網企業來說,這是壹筆非常劃算的買賣。在不改變應用大基調的前提下,只需付出少許研發精力和資金,就能開發出針對性的慢速應用。而在那些慢速地方的網絡、寬帶提速到壹定程度之後,可以迅速以原版應用對接。此前積累的用戶,能夠順利地轉換過來。那麽問題來了,國內哪家互聯網企業會去研發慢速應用呢?

   不過經過了2015年的鮑康如歧視案,人們對矽谷多元化和包容性問題的日益重視,當前的局面或許很快將會改變。